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墨深株子

行作笔 心当墨 记录无限;路为纸 地成册 丈量天下

 
 
 

日志

 
 

北京之行  

2010-01-03 00:05:53|  分类: 私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06/12/2009早上8点半从墨尔本飞回了深圳的家中。回来之后就一直酝酿着北京之行,筹划着酒店,景点,行程...联系着北京的网友...我一直当自己是局外人。但到了订机票的那天,我们做父母的一致认为没有一人陪同是不负责任的表现。虽然女儿口中说不要我陪同(她一直是一个相当独立也相当能独处的一个人),但我想一个只是近17岁的孩子,心中毕竟是有一番依赖和眷念的......就这样,我,“被旅行”了。

(12月22号周二)冬至的中午吃完汤圆,我们拖着塞得满满棉衣毛衣的箱子,奔赴机场乘CA1368航班飞北京。友人接机,晚上7点多入住到东四六条的7天连锁东四店308房。放下行李简单收拾,我们沿着两边都是四合院的六条胡同走出来,昏暗的巷子里隐约散发出老北京的气息,寒冷的空气中微微飘散着老北京的烟火,真是暗合我们探究的心意呀!拐到街上一家店,吃了两笼包子,一个炒菜,这一餐吃得是如此地香甜。第二天的行程及出行路线都由女儿安排好了......

女儿曰:北京我去过四次,第一次年龄尚小,已不太记得清了。第二次和第三次皆是小学暑假被迫出游,内在颇为烦闷,外在也相当燥热。因而直到出国,我对本国的首都都无甚好感,这种不待见一直持续到我开始看清穿为止。

虽然我对清穿的狂热消磨过了两年,如今早已不再看这些东西,但对京城的爱屋及乌却始终保留着。此次圣诞假终于能够一偿夙愿,我着实是欢喜得很。

(12月23号周三)睡到自然醒,到达故宫时是临近中午。今天零下1度,到处走走还能忍受,只是在昏暗阴冷观众稀少的瓷器展馆里,想要保持良好的身心状态细细品赏这些稀世珍宝真是不易啊!我不能自控地大不敬地吸着鼻子,真是打扰了这些“尤物”。女儿拍了很多展品相片,虽然光线,相机质素,拍摄水准都差强人意,但那份虔诚之心的徐徐漫溢,希冀静静躺着的这些宝物能感受到......

晚餐在有些名气的“宏状元”吃,冷,奔波,是以吃嘛嘛香,更遑论这里的粥啊,小菜啊跟深圳风味不同,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

女儿曰:我曾去过故宫两次,这两次都是被导游领着,大热天在人山人海里从金水桥一路走一路拍到御花园,出城门时大叹一声无聊,然后over。我不知道其它人是否和我同样的遭遇,但我以前从来不知道故宫里原来有很多很多的展馆,或是展现皇家生活风貌,或是展现古代工艺技术(瓷器展是我最喜欢的展览),它们都让我觉得那四十块钱的门票真是相当便宜。

我因起得晚,将近中午的时候才进入故宫,时间有些紧迫,未能将所有的展览都细细看一遍,非常遗憾。

另外,我看到了雍正列举胤禩罪状的朱谕。我站在玻璃柜前钻研了许久,都没弄明白雍正大人究竟想表达什么,这让我十分的郁闷。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孩儿枕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雍正大人收藏的花瓶一个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上朝的地方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大殿的门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我在故宫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雍正列举胤禩罪状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当皇帝用膳的时候……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蝴蝶组成的“寿”字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故宫的墙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在故宫买的手机链

 

(12月24号周四,零下8度至零下2度)雍和宫,国子监街,地坛,王府井。冷啊,我发明了一个词组:缓一缓。意即到一地儿借着暖气把冻僵冻痛的手指头活缓一下,上个厕所,喝点热饮,再吃点东西补充补充能量。在地坛正门旁边的酒楼吃了港式茶点好好地缓了缓才入向往已久的地坛,女儿帮我拍了几张很“文艺”的“我与地坛”相片。今天的地坛好像就只是属于我和女儿的,感应着她的“地气”;触摸着她的红墙;呼吸着她的“贵腐”气息。此时此刻它是否还留有史铁生的呼吸和思绪呢...                       

女儿曰:雍和宫我是替我老婆小悦去的。雍和宫与中国内地其他庙宇景点相比起来,还是很实在的,确实是烧香拜佛的好去处。我一向认为,佛教是个好东西,但藏传佛教呢,我着实有些偏见,觉得它就是长了个骗人的样子,没办法。雍和宫烟雾缭绕,我也烧了两根香,跪了两跪,我自觉拜得很不诚心。当然,我对雍正皇帝的不满也是原因之一。

地坛和雍和宫很近。地坛不如天坛,很小,并非什么必游的景点。不过史铁生那篇《我与地坛》写得相当的好,读得我相当的感动,因此我决定去看一看。这一天,雍和宫人就不多,地坛更是人迹罕见。是以即便根本就无甚好看的,可我仍是游得很舒爽。

去过了冷清的四阿哥家周围,我又由北往南,辗转到了热闹的八阿哥家附近。隔着长安家我眺望了一下商务部大楼,然后便到王府井找吃的去了。

另外,王府井十分流行一种熊猫帽子,几乎人手一顶,我思忖着自己若不买一顶回家戴戴,都对不起党和人民。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雍和宫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雍和宫里错落的房檐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我在空旷的地坛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地坛大门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地坛朱红色的墙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我的熊猫帽子……

 

(12月25号周五,零下12度至零下6度)今天真是气温惨烈的一天。昨晚的一夜狂风,北京气温急剧下降,说是今冬最猛烈寒潮进京。而我们的计划竟然是要去圆明园,我的萧杀的天呀!我的穿着让我看上去不像人而像怪异的什么东东...竟然还幻想出了在圆明园的某个指路牌里出现了什么酒楼的名字,太需要“缓一缓”了...

我真的感知不到我的躯体是否还存在?我还是我吗?零下十几度,再加上狂烈的风,在圆明园这个浩大破败的皇家园林里,我似是失去知觉,只是机械徒然地追随着女儿的脚步和方向,仅存的一点思维就是对小小年纪的女儿的望尘莫及,她的淡定,她的执着,她的随遇而安...

从圆明园回程的路上经过菜市口,油然而又虔诚地想起了谭嗣同,这个令人肃然起敬的同一祠堂的老乡。决定和女儿再搜搜他的北京住址,这趟北京之行不能忘了他!

按道理说,圆明园也应当是我怨念的一个地方。传说当年康熙犹豫着要把皇位传给哪一位阿哥时,雍正请自己老爸在圆明园吃了一餐饭。康熙见到了自己的孙子乾隆,甚是喜爱,祖孙三代度过了愉快的一天。而这一天,也为后来雍正继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但我并不怨念圆明园,因为在我不待见北京的那一段漫长的时日里,我唯独对圆明园莫名其妙地情有独钟。这一次去圆明园,正好赶上了大变天,气温骤降,跌至零下十度左右。圆明园内游人稀少,大地苍茫,寒风瑟瑟,气氛萧杀,但同时又晴空万里,日晒当头,十分诡异。

我冷得双手僵硬,快门都按不下去。我哆嗦着走到西洋废墟,又哆嗦着走了回来,一路上沿着结了冰的湖水,小道上前前后后都没有别人,街旁的店铺也关门收档。在这寂静又饥饿的氛围下,我一颗死去的文艺心挣扎着呼唤道,悄悄,是园内的笙箫,沉默,是昨晚的油条。

`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一片萧瑟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风中凌乱的我……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很漂亮的西洋楼废墟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迷宫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还是废墟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最经典的那一片废墟

 

(12月26号周六,零下8度至零下3度)昨天晚上搜了谭嗣同北京故居地址,今天先直奔而去。到了故居门口,深深倒吸了一口首都的寒气:除了门口连“谭”字都已经模糊不清的“谭嗣同故居”的文物标识牌,北半截胡同41号的这个院子里已经完全没有了志士的豪气和君子的浪漫与优雅。

当这里还被叫作“浏阳会馆”时,穿长袍的谭嗣同就在这个院落里踱步、练剑或者弹琴,在这里和同仁知己畅叙理想和未来,更是决然地在这里静待死亡的到来......
   而今我和女儿怀着仰慕崇敬的心情来到此,只见到混搭的房屋、狭窄阴暗的过道、凌乱不堪的杂物和挤住在一起的众多居民。哎,只有一声长叹:知我者, 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 谓我何求......
   100多年前,谭嗣同从这里走出时,是去探索一个全新的中国。而如今,人们从这个院子里进进出出,只是重复着日复一日的生活罢了。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谭嗣同故居:北京市宣武区北半截胡同41号)

怅然离开“谭嗣同故居”,在去北海公园及团城的路途上,看见一卫兵在守着某一大片似海的冰冻的河,有栏杆围着。我管他三七二十一,故作天真,上前问他为什么他要守着这儿,这位年轻英俊的士兵表情相当复杂,先问我是哪里人,然后带着神秘莫测的诡异的笑,用着略微不屑却又友善的声调说:嗯,怎么说呢,这里是中南海啊...... 哦哦哦,卖糕的,孤陋寡闻,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呀!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这首耳熟能详的歌曲描述的就是在北海划船咏唱的激情荡漾的情景。我哼唱着给女儿听,但女儿和它已是遥不可及了,代代相传的只能是虚幻的历史和模糊的痕印。

因为北海公园不通地铁,而我又懒于转公车,是以决定在天安门西下车,然后沿着故宫一路走到北海。当我终于抵达目的地之时,我看到不少警卫站立于水域旁侧,经过询问才知晓原来北海对面故宫旁边就是中南海,这一发现着实把我雷得不轻。

我带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首先迈入了团城。团城是世界上最小的城堡,也因着它小,着实没什么可看的。不过从团城上可以眺望到故宫,景山,还有牛逼的中南海,景致相当不错。

北海公园和团城是合为一体的,从团城上可以下到北海公园。我一路爬上白塔,庙宇竹林石洞古亭,风光宜人。从白塔后面下去,可以看到不少古代园林建筑,虽然都是新建的,但韵味十足。最底端的是一条弧形的长廊,背着石山,向着结成冰的北海。长廊中央是一家仿膳饭庄的入口,内里装修富丽堂皇,还有服务员穿着宫女太监的衣裳。我进去吃了几个点心,主食实在是吃不起。不过相较于香港某些西餐厅来讲,这个价钱还是很人道的了。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中南海……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团城之上,后面是故宫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北海公园里两块钱上一次的钟楼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我在北海公园的亭子里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从白塔后方眺望到的北海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漂亮的园林建筑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长廊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仿膳饭庄里的大吊灯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我在金光闪闪的仿膳饭庄内……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豌豆黄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艾窝窝,我觉得就是某种形式的草饼……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寿桃

(以上食物真的就和图片所见一样大小)

 

(12月27号周日,零下9度至零下3度)女儿的直觉很棒,几天前就觉得我们住处附近那幢建筑应该有说法,果不其然,那里就是段祺瑞执政府。

第五天去的是段祺瑞执政府和台基厂大街。

这两个地方均不是什么景点,也无甚可游之处。我之所以非要拜访一番,只因为前者一度为九阿哥的府邸,而后者曾是廉亲王府之所在。从东四到东单,老九要想去他八哥家玩一下还真不容易。

九贝勒府,也就是后来的和亲王府,在1906年被清军拆除,并兴建了两组西洋建筑。袁世凯总统府曾设于此,1924年被改为段祺瑞执政府,1926年“三一八惨案”在此发生。颇有历史的一块地方,可惜现在为国家所用,不得入内参观,只能在外面逛逛。

比起胤禟的住所,胤禩的府邸让我相当的难过。“连渣都不剩了。”我是这么形容的。商务部大楼建得甚是难看,没有留下一点历史的痕迹。不过沿着台基厂大街往崇文门方向走,可以去到东交民巷。那里曾是五朝六部所在,设有吏、户、礼、兵、工各部、宗人府、太医院、翰林院等。到了1900年,东交巷尾又成了各国的使馆区。至今在此还能看到些许具有西洋风味的建筑。

虽然八爷府已是无迹可寻,但八阿哥温润如玉谦谦君子,生来就最擅长与人结交拉拢民心,他的府邸如今处是那么一个繁华热闹的地段,我也是很为他欢喜的。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九爷家的狮子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九爷家的门环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后来兴建的西洋建筑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台基厂大街上的教堂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商务部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随处可见的西洋装饰

(12月28号周一,零下10度至零度)天坛彰显北京的人气,比起落寞的地坛,天坛不啻更具有“皇气”。是故各色人等在此似乎都得心应手,从容淡定。练字的,喊嗓子的,壮胆演讲的,摆卖手工品的,当然更多的是慕名而来的游客。

前门当然也是必去之地。在同仁堂我和女儿就纠结了半天;在瑞蚨祥又是一段流连忘返;吴裕泰,都一处,更是我这种情结的人的最爱;在大观楼电影院(中国电影的发源地),合适的时段只有一部烂戏,但为了进去看看小剧场(是桌椅板凳设施的电影院),花70大洋也值啊。还很有范儿地点了一杯烫牛奶,让工作人员送到我的座位前的茶桌上,既暖身又暖心哪!

天坛公园里唱歌跳舞踢毽子练书法的干什么的都有,十分热闹,旅游团也很多。除了王府井,这是我此次在北京所去过的景点中人气最旺的一个了。不过,我对游览的热诚通常和所处的人气成反比,因而,我在天坛随意逛了两圈便离开了,就连那块被导游吹得神乎其神的回音壁也懒得研究。

至于前门,其实我原本是不晓得有前门大街,大栅栏等步行街的存在的。还要感谢冷姐发短信来告诉我前门的都一处烧麦很好吃,我才找到了这块地方。步行街两旁的建筑走得均是古风路线,只是不清楚它们究竟是按原址翻修的,还是直接拆了重建的,如果是后者,那就有些无趣了。大栅栏里有很多北京老字号,尽头处还有一家中国最古老的电影院,号称the birthplace of chinese cinema。我为了感受里面的仿古茶座,忍着天雷看了一部叫做《三枪拍案惊奇》,英文名为a simple noodle story的诡异影片。

`

`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练毛笔字的老爷爷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天坛外部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天坛内部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传说踩在这个石头上说话声音会特别洪亮,当然,这只是个传说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前门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前门大街上的店铺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同样是前门大街上的店铺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都一处的烧麦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一道诡异但很不错的菜式,上面是鸡翅,下面是桂花酒酿

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炸三角北京之行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the birthplace of chinese cinema中张贴着许多中国旧电影的海报

 

 

(12月29号周二,零下10度至零度)上午我办理退房手续,女儿不顾凛冽的寒风,要到胡同口那家小店喝最后一瓶老北京酸奶。她说没在小店里喝,而是站在店外就着寒风喝下了那瓶“沁人心脾”的酸奶......友人送至机场,结束了北京之行。

第七天我捧着一瓶北京酸奶,含泪离开首都。

北京街道宽敞大气,房屋也不密集,文化底蕴浓厚,三两步就是一个古迹。七天的游览让我抛开了多年的成见,忽然也很想当一回首都居民。不过,有两点不满我是一定要说的:第一,吐痰的人很多。第二,服务很糟。

 

 

                                           (蓝体字为女儿所记)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