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墨深株子

行作笔 心当墨 记录无限;路为纸 地成册 丈量天下

 
 
 

日志

 
 

舞者 忍者 读者  

2011-03-22 21:09:45|  分类: 私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舞者

昨天看到麦家的一条微博:“永不要浪费你的一分一秒,去念想任何你不喜欢之人。细思,此话的背后是慈悲心。喜欢与否皆是放大镜,念想喜欢者会放大其优点,同时放大你的关爱、善良与柔软;反之则会放大其缺点同时放大你的仇恨、戾气与痛苦。痛苦和快乐都是自找的,选择快乐无需大智慧,学会控制念想便足够!”

学会控制念想便足够!麦家是思维缜密之人,其作品中之人物逻辑性及控制各种念想的能力超强。他们这些先知先觉的人能做到的,我们这些平常人未必能够做得到。不过幸运的是,在近几年里,我却是不知不觉地试图这样做,用自己的话说就是控制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及情绪,决不浪费在一些无谓的人和事上。但是,我却控制不了自己的梦。

在梦中,我会在久违的公司人员的面前被人带着跳快步舞;在梦中,我甚至会在北京的某家会场,被曾经的业务单位人员牵着手,在众多的同行和朋友们面前欢快地跳着华尔兹;在梦中的高中同学聚会舞会上,一边随音乐旋转一边向好友一一倾诉;在梦中,我会一反常态地与人激烈争执,痛快淋漓地大声争辩;......醒来后,那种无以名状的悸动,那种闪炫张扬的激动,那种如释重负的冲动,真好似临崖独立,孤绝却又有自虐的不羁快感。

常常在梦中出现的舞蹈和激愤,反衬出现实中我的缩避和隐忍。从舞蹈的概念中得知,舞蹈是于三度空间中以身体为语言来作心智交流。以己之浅见,舞蹈其实是一种诉求,借助音乐,布景,道具等,舞者用肢体来表达一种动荡飘忽的情愫;观者用眼睛来接收与自己内心同频率的信息。舞蹈能最隐秘地体现舞者的内心意念,而不似语言那般,直观残忍地肢解内心的不堪。

其实,我仍然是没有学会控制念想。不然,我不会是一个梦中的舞者。

“放下,放下!”,却道是知易行难。放下的是一句话,拾起的却是坐言起行的无尽修行。

舞者 忍者 读者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舞者 忍者 读者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去年的10月3号,和大学挚友在墨尔本郊外的郁金香花园的爵士乐现场相拥起舞。一转眼,我们从学生宿舍里的深夜卧谈会的畅谈者变成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使者。亲爱的,希望我也像你一样,轻松自如地转换各种角色而不粘滞,却带着纯真......
 
却不要像这位舞者,在白天鹅和黑天鹅之间转换,否定,压抑,挣扎,不疯魔不成活。那些决绝的完美和放大的创伤只属于银幕和舞台,当镜头切换到现实和生活中来时,早已经是烟消雾散了。
 

 

 

忍者

3月11号,日本国遭受了强震和海啸。并引发核事故......

有一条新闻是这样:

遭遇地震和海啸后,老百姓去废墟寻找幸存者,打捞遇难者遗体,或试图找回家中物品。他们没有哭喊,没有愤怒,没有怆天呼地,没有歇斯底里,只是静静地面对浩劫,秩序井然,十分冷静......

有一条新闻是这样:

福岛核电站的严重泄漏事故,是人类在切尔诺贝利事故后面临的又一场核灾难。目前,福岛核电站内800多工作人员大部分撤离,只剩下最后的50位死士。他们用自己的身体,筑起保护福岛核电站的最后一道屏障。尽管这50名工作人员一度被强行疏散,但随着辐射强度的下降,这些工人再次进入核电站,冒死进行注水工作。核防护专家指,这50人因长时间在强辐射条件下工作,其中70%的人员可能会在2周内死亡。一位负责和这50名工人联络的日本官员告诉美国记者:“我的一位朋友就在他们其中,他们告诉我,这是他们的职责所在,他们不怕死。”东京电力公司留下的50人中,有20名是志愿留下的员工,有30名是指派的,大部分都在50岁以上。一位59岁老员工表示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更多人的安全。这位员工还有半年就退休,本可以拿上高额退休金,养老归田,但是他表示是“使命感让自己作出了这个决定”。......

有一条新闻是这样:

宫城县女川町约一万人口,一半左右至今下落不明,记者在这里看到,城镇一片废墟,海岸边堆放着几具被海浪冲上来的遗体。一辆日本国营列车被海啸拆成两截,拍打在离海岸轨道几十米以外的山边。在这样一座受灾惨烈的小镇,近百名中国研修生无一遇难,而很多人能够逃生,是因为身边有给予帮助的当地人。

灾难发生时,地动山摇,佐藤水产株式会社的20名中国研修生逃到宿舍附近一处地势较高的地方,不一会儿,公司专务佐藤充跑过来,喊着“海啸来了”,随后带着她们跑到更高处的神社避难。安顿好研修生后,佐藤充又冲回宿舍楼,试图找寻妻女。但宿舍楼很快被海啸淹没,佐藤君再也没有跑出来。他的妻女至今下落不明。

灾难发生当晚,大雪严寒,研修生们无处可去。佐藤充的哥哥、佐藤水产社长佐藤仁不顾自己家人被冲走的悲伤,一晚上都在找山上的朋友借房子,暂时将研修生们安置进去。平时负责佐藤水产研修生管理的杜华说:“灾害发生第二天,佐藤仁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杜华,20个人一个都没少!’”

冈青株式会社的社长和部长也没有忘记中国研修生,他们第一时间开车将5名研修生送到附近山上。“当晚,社长给我们找了一间山顶的温泉旅馆避难。那时,他们连自己的孩子都还没找到。”来自大连的曹晶说,等情况稳定后,她们又被转移到当地最大的避难所,和几十名中国同胞团聚。

在避难所,研修生们一日可以保证有两到三餐。随着受灾信息被外界更多人知道,赈灾车辆越来越多,补给也逐渐充足。“实在不敢想象如果没有这些人的帮助我们会怎样,”在这场与时间赛跑的逃生中,这些当地人对每一个生命的同等尊重,将让得到救助的研修生感动一生。......

也许,这就是日本人所遵循的一套独特的规范,他们称这种原则或规范为“忍术”或“忍道”。不过“忍术”是要靠“忍者”们艰苦卓绝的修炼而得来,而这些普罗大众又是如何具备这些罕见的备受推崇的美德呢!?纪律性;责任感;勇于承受;敢于担当;顺从一致;尊重共识;洞悉生命;拥抱普世价值观.....这些长期的民族信念和理念熏陶使然吧!

“忍者”,虽有“忍”字,其实与“忍”意无太大关联。但他们却一定是忍受各种长期的约束和戒律才能身怀绝技,他们的身上一定混搭着隐忍,坚忍,残忍的特征,才能出生入死,捍卫终身信仰。

人,或者一个族群,是需要有某种忍道的!

读者

收到一家澳洲本土的时装店发来的短信,说有秋季新款,并罕见地于今天唯一一天八折出售。这家由澳洲传奇设计师Alannah Hill设计的衣服实在萝莉,实在曼妙,我决定前去激赏一番。在去这家店所在的墨尔本著名的优雅时尚的Chapel St的路上,要经过我所居住区的区图书馆。不由自主习惯性地进去围观了一下,结果就抱着四本书“馆中漫步”了,那其实是踌躇的脚步,绝无浪漫,只有徘徊。这四本书是龙应台的台湾版《野火集》;林夕的港版《原来你非不快乐》;陈染的《谁掠夺了我们的脸》;还有一本是王小波和李银河的早期书信集。

由于是准备去逛时尚街的,轻装上阵的我,一顶遮阳草帽,一身薄透艳丽衣裙,一付MP3耳机,一个小得只能搁下钱包手机的包包。哪里能容下这四本书呢?我抱起又放下,抱起又放下。放下,深怕它们与我擦肩而过;抱起,此时此刻的手头和计划却没有预备出容纳它们的空间。最终,还是身上这个无形的“广阔”的谓之为“心”的空间无私地接纳了它们。

手捧着这四本厚书走出图书馆大门,何去何从呢?总不能带着它们去逛时装店吧。肉身沉重,精神愉悦的我拐到一条不常走的街道上,欲另辟蹊径打道回府。一路上,沉浸在对未来的一段满满当当的好几天与高人对话的充实日子的热切期盼中;一转眼,看见身旁的大玻璃窗里映射出店内成排的书架和书籍,闪动着坐在咖啡桌旁的隐隐绰绰的人影和含蓄温暖的光线。难道是上帝让我偶遇梦想的场所,暗示我倾听,凝视,发呆,遐想......?

进得店内,屏息微笑,驻足环视。放下手中的书籍,深吸一口气,潜意识中是想深嗅书香吧。不过我已经意识到书香已经随着阅读者的气息和咖啡的馥郁发散到爱书人的气场中去了。因为这是一家新书并不多的有着特别意义的booktalk cafe。前缀是new & preloved books。

一杯卡布其诺,一块甜点。静静坐下来翻看店家的来龙去脉,经营理念及规则,餐点内容。内心里梦想的热流,知遇的惊喜,恍然的悟知汩汩涌动几欲澎湃。

不知是咖啡因的作用,还是理想被重新诱引,我心跳加速,感同身受地敏感地仿佛察觉到了那个在路上疾步行走的女人身上起落落的心;我怅然若失,同病相怜地敏锐地仿佛触摸到了那个在路上碎步漫走的女人身上沉沉浮浮的魂。如果我是她,此时此刻一定是逃回到自己那间暖融融的心灵“cafe”屋,一盏灯,一杯茶,一把软椅,一头靠枕。与一本好书细细谈谈。那颗心,那个魂,重又安放至宁静和平和的位置,那真是世间难寻的满足和幸福啊!

那个路上的女人,你也如同我这般是个虔诚的读者吗!?

舞者 忍者 读者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穿过热闹的桥路,拐上静谧的教堂街,就到了这家社区图书馆。真是书非借不可读也,哪管深圳家中那些一排排一堆堆的都夹着书签的未读完的书籍啊。

从这家图书馆借来的众多台湾版和港版书籍,练就了我快速阅读竖版繁体字的能力。

 

 

舞者 忍者 读者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就是这扇橱窗吸引了我。贴着玻璃窗向里张望,我就“陷”进去了。

 

 

舞者 忍者 读者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不是只有巴黎左岸的cafe里才流转出生活和文艺气息;更不是只有波伏娃,萨特,尤瑟纳尔的coffee杯里才能激荡出思想锋芒和人文光芒。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人性的深奥内涵和纯真美好,在哪儿不是被苦苦追求和切切探寻呢?
 
 
舞者 忍者 读者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一些良辰,可以虚度;某些下午,可以消磨;

一些时光,可以发呆;某段日子,可以忽略......

 

 

舞者 忍者 读者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舞者 忍者 读者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玻璃窗投射进来的散漫光影;服务台漂浮着的悬铃气球。在我的眼里和心中,勾勒成一幅梦想照进现实的虚拟画面。这幅画涂满了理想的红,无奈的蓝,隐喻的粉,秘谧的黄......
好似看到梦想的颜色。
 

 

舞者 忍者 读者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舞者 忍者 读者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booktalk不能分开,阅读就是与作者倾谈,向知己倾诉。
如果一本书是二手的,用preloved形容她吧。虽然爱已时过境迁,却仍有几分牵挂;至于其它物件,比如二手衣服,就用secondhand形容吧。不是说“××”如衣服吗?不喜欢用手扒了它就是。
 
 
舞者 忍者 读者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Alannah Hill,对不起。本来要去你家店凝视衣裳的颜色抚摸裙衫的质感,却临阵逃脱了。虽然常常对着女儿和她的同龄青春美少女吼吼道:此时不穿更待何时啊!

对于当下的我,更紧迫的还是此时不读更待何时!

 

 

 
 

舞者 忍者 读者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不过,生活就是这样,不仅仅只有理性的实用主义,它终归还离不开浪漫主义的感性色彩来点缀!
不过,哲理还是要谨记: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也!
 
舞者 忍者 读者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于墨尔本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