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墨深株子

行作笔 心当墨 记录无限;路为纸 地成册 丈量天下

 
 
 

日志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2011-04-24 18:53:05|  分类: 私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书和旅行,相互呼应,互相浸润,其中的“灵机一动”“恍然大悟”“融会贯通”“醍醐灌顶”需用心慢慢体会,需用脚步随着心灵亦步亦趋徐徐感悟。其实这个人生目标太奢华宏大了,所以中央九台纪录片频道才会用深邃沉远,几近不食人间烟火的嗓子咏诵出“路为纸,地成册。行作笔,心当墨”这样交相辉映,激荡诱惑,激情燃烧的句子。
    读万卷书,此生已无可能。因为人生最长也就是短短的三万多天;行万里路,字面上理解,在交通工具如此发达的当今时代,太过容易。不过古人的“行万里路”概念是要用脚步一步一步度量出来的。不是行走在购物街的人行道上;也不是漫步在大城市繁华的马路上;不是穿行在某座mall的店铺橱窗之间,也不是游走于办公大楼的楼道电梯之中。
    基于以上个人的理解,所以我骄傲地觉得,和女儿的这次红色大地之旅,是真正意义上的我的为数不多的“行万里路”中的一段。这是一段旅程;这是一段体验;这是一段记忆;这是某段镌刻在人生里程碑上的句子。请允许我的激情豪迈!因为在澳洲内陆地区广袤荒漠的红色大地上,如果一个人拘谨甚微,而非豪放狂妄些,感觉身体和灵魂会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吞噬摄取掉......
地成册 行作笔之:红色大地 激情旅程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4月12号早上5点半,和女儿冒着墨尔本的寒风冷雨,乘电车,转机场大巴,到达笼罩在厚厚雨雾的墨尔本机场。
飞机在倾盆大雨中起飞,降落在阳光明媚的悉尼机场。
由于墨尔本不能直飞艾尔斯岩,乘客须在悉尼机场转乘。
 
 
红色大地 激情旅程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激情旅程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这片红色大地,初见是如此铺天盖地般地惊艳!
当飞机在洒满红土的极其简陋的艾尔斯巨石的空中门户机场降落后,看见机场和住宿处来回免费穿梭的巴士,热情的司乘人员,各旅行公司的服务柜台等,让女儿和我对这“荒山野岭”放心了。
到达预定住处住下后,我们决定也不跟当地团,而是购买了三天通票在这号称乌鲁鲁·卡塔楚塔国家公园中随自己的心愿和时间自由行。
女儿拍下了我似有期待又有忐忑但仍然淡定的面容。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激情旅程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艾尔斯巨石位于澳大利亚北领地地区,处于澳洲大陆中央的位置。这块在荒凉的沙漠中突然出现的岩石周围长约9千米,距离地面高度348米。
巨石的观光住宿据点就是距离巨石20公里以上的这个埃尔斯巨石疗养地。这里是方圆31万英亩的国家公园地区唯一可以住宿的地方。这幅图片是疗养地网站提供的俯瞰图,可清晰看到呈现深紫色的巨石,火焰般通红的大地。可隐约看到5家旅馆和1个帐篷地。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激情旅程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在土著语中,巨石叫Uluru——乌鲁鲁;住宿地叫Yulara——尤拉拉。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激情旅程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乌鲁鲁特快是艾尔斯巨石地区的穿梭巴士,服务于没有参加一般性的旅行团的自由观光散客。
它穿梭于包含艾尔斯巨石、管风琴岩群和文化中心的乌鲁鲁·卡塔楚塔国家公园和尤拉拉之间。我和女儿买的乌鲁鲁特快(Uluru Express)3日通票。这样在3天内既可以按照规定的时间请他们接送,也可以自由地设定在景点时间的长短。
4月13号日出时段的乌鲁鲁巨石。当天的日出时间是6点59分。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激情旅程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激情旅程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激情旅程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激情旅程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激情旅程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激情旅程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激情旅程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激情旅程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激情旅程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激情旅程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欣赏完巨石在晨曦中随光线变化而变幻的不同颜色和质感后,乌鲁鲁特快载着我们来到巨石脚下。在约定5个小时后来接我们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后,小巴在我们依依不舍的目光注视下绝尘而去。
早晨清冽的风吹过来,陡峭的颜色变幻莫测的形态各异的石壁压过来,顿时使人感到壮观的景物其实对人的心理能瞬间造成强烈的冲击和吞噬感。
围绕埃尔斯巨石设有一条长约9公里行程约为4个小时的崎岖徒步线路。这种道路英文中称为“track”,两旁杂草丛生,“原生态”得只是有隐约的道路的痕迹而已。
太阳光渐渐强烈刺眼起来,高温烈日下女儿和我,却不敢戴墨镜。因为身旁几百米高的石壁透过墨镜幽蓝的镜片,愈发震撼,慑人;石壁上风化的穴洞和让人想象不已的图案诡异神秘得使人莫名恐惧。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 国家公园 激情暴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结束五个小时的徒步暴走后,被乌鲁鲁特快准时接回住宿地尤拉拉。
傍晚时分,我和女儿参加了寂静之声(Sound of  Silence)露天晚餐活动。这是澳洲旅游协会推荐的著名的餐饮项目。在巨石旁的沙丘地带上,当夕阳慢慢落下的时候观赏艾尔斯巨石和管风琴岩群的风景;随星座讲解员找寻南十字星的方向;聆听荒漠大地的寂静之声。澳洲肺鱼,袋鼠烤肉等澳洲特色的佳肴美酒,广袤寂静的神秘夜空,美景美食陪伴我们度过一个浪漫的夜晚。
当天的日落时间是18点33分。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管风琴岩群是乌鲁鲁·卡塔楚塔国家公园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乌鲁鲁巨石只是一块岩石构成,而这里则是由36块岩石堆积而成。因此从不同角度可以观赏到不同的奇妙景观。这里的地形十分复杂,目前只有管风琴峡和风之谷可供游人行走。
4月14号早上和女儿再一次观赏了乌鲁鲁日出后,上午9点20分,我们来到管风琴峡。管风琴峡是指由海拔1069米(地表高度546米)的几块岩石互相造就的巨大空间。
当天有风,天上的云突奔疾走。这被太阳的光线造成的时而发黑时而发红时而发黄的阴阳巨石壁,这被亿万年的海水冲刷出各种痕迹的巨石壁,它们在我眼里,好似随着云层移动而飘浮着的巨型摄魂器,会拽人驶向彼岸!我紧闭双眼,简直不敢呼吸......此时此刻,多么希望“游人如织”啊。和女儿两人互相鼓励着,渐渐地,游客多了几个,风柔和了许多,太阳给人温暖了。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4月15号早上,乌鲁鲁特快的司机在带我们去风之谷之前,在另一个日出观景区让我们观看日出前后的管风琴岩群景象。管风琴岩群和乌鲁鲁巨石隔着70公里遥遥相望,处在乌鲁鲁巨石的偏北方向。
当天的日出时间是7点01分。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风之谷,多么唯美的名字。而处在管风琴岩群周边的“风之谷”景点对于游客来说却是设施最原始最落后的地方。想看到这里的壮美景观,想感受广阔深邃诡异的外星球气氛,就需要在行程约为4个小时的7公里长的滚石堆里,石坡,扬灰土路,杂草丛中周折探寻。
我们曾经迷失方向;女儿曾经两度摔倒。不过所有的忐忑不安都在烈日下我们的谈笑间“灰飞烟灭”了。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4月15号的日落时间是18点31分。
第二天,我们就要离开这里前往艾利斯泉了......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红色大地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于墨尔本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