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墨深株子

行作笔 心当墨 记录无限;路为纸 地成册 丈量天下

 
 
 

日志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2011-05-09 23:01:46|  分类: 私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月份做旅行计划预订住宿时,我是有严重的帐篷情结的。但因为帐篷的局限性和个人的犹豫,终成遗憾。转而预订了一家名为“The Lost Camel Hotel”的酒店。

   在乌鲁鲁特快服务柜台购买三天通票准备自由行时,我“逼”着女儿反复询问工作人员:我们不会走丢吧?我们不会迷路吧?我们安全吗?工作人员疑惑地看着我这个焦虑的“缺乏安全感”的女人,当看到我们填写的酒店名字后,他笑了,“oh,The Lost Camel......”他调侃道。

   他善良而诡异的笑,只是一笑而过;而旅程中神秘有趣或无奈的“遗失”事件,是不是冥冥之中的某些含笑不语呢?

   什么叫意味深长?

   当这些“遗失”事件,像一首首诙谐的小插曲点缀这曲主调红色的浪漫激情旅程时,我体会到了“意味深长”里的些许意境。

   什么叫意犹未尽?

   这些“遗失”事件,暗合着“有失必有得”的哲理,让人期盼某日能重温滴滴香浓的时间沙漏中曾经流淌过的温情和美好!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当飞机在艾尔斯巨石的门户机场上空盘旋时,广播通知乘客们调整时间,北领地地区比维多利亚省早半个小时。

于是,我们的旅程从得到半个小时的时差开始。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   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入住这家“The Lost Camel Hotel”。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在网上预定住宿时,因为帐篷的局限性,尤拉拉住宿地的工作人员email建议我预定小木屋cabin,并提醒说帐篷和小木屋都很紧俏,需尽快决定。
由于考虑犹豫的时间长了点,下单时还是晚了。
虽然与小木屋失之交臂,但还是恋恋不忘去一睹它的风采。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草帽丢了!
在尤拉拉住宿地穿梭漫走的我怎么也想不起在哪儿遗失了它?只有当头的烈日灼热而顽皮地耀眼着。
正想哼唱几句《草帽歌》给女儿听听,“妈咪,你看!”女儿惊喜地叫起来。原来我的草帽被人显眼地挂在The Lost Camel Hotel的通往我们房间的过道栏杆上啦!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夕阳下神秘莫测的艾尔斯巨石。
 
艾尔斯巨石对于当地土著人来说是一块圣地,本来这是除了祭司以外绝对不允许攀登的巨石。因此有许多土著人对游客登上这块巨石表示不满。但是游客又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因此他们不得不默认了这一现状。
我和女儿4月14号一大早随乌鲁鲁特快再次观赏了日出后,又随车到达巨石脚下,想趁着清晨凉爽攀登。但由于风力过大,登山关闭。下午1点再次过来,登山的人多了起来,我们感觉被壮了胆似的踌躇满志......
我长袖黑外套(怕晒伤了);女儿短袖T恤(她却不担心刮伤?);一人一双登山手套,再配上我的励志画外音:很容易,没问题......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结果,呵呵,在这块巨大的石头身体上,我们不得不低下了头。实在是太灼热了,实在是太滑了,女儿的行头太不专业了,抑或我们怕得罪神灵?总之,我们爬到五分之一处就退了下来。
遗憾,我们不能像他们那样,随着一步一步往上爬,看见红色的大地逐渐在眼前展开,一直看到地平线处......
遗憾,我们不能像他那样登上山顶,去深刻感受地球的巨大,自然的伟力......
依依不舍地在山脚下在烈日里徘徊,一边自责,一边祈求神灵保佑。面对“到生命不可企及的地方去感受生命的渺小和孤绝”这句话,我倍感汗颜!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这是号称拥有澳大利亚中部最为壮观的“澳大利亚大峡谷”---国王峡谷。峡谷中陡峭的岩石最高达270米,岩石的颜色呈现从乳白色到深紫色不等。在这里可以尽览大自然造就的充满神秘色彩的景象。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在我美好的旅行计划中,国王峡谷是精彩的“承上启下”的一笔。它位于艾尔斯巨岩和艾利斯泉市(Alice Springs)的中段。由于艾尔斯巨岩和艾利斯泉市相距近500公里,很多游客就放弃了这个景点。但我们一定要去艾利斯泉市乘坐著名的“汗”号火车返回,所以就“一箭双雕”地预订了AAT KINGS旅游公司4月16日的“国王大峡谷一日游”。具体行程是16号早上5点出发,参加完国王峡谷的攀岩,观景,暴走后,下午3点出发前往艾利斯泉市。

但是,15号晚上,我们在The Lost Camel Hotel的房间收拾好行李,准备养精蓄锐早些休息时,轻微而短暂的敲门声;微弱而短促的电话铃声,都没有执着到我们打开门或接上电话。直至门缝里塞进来一封信,才惊动了我们。看着这封信,我们呆若木鸡,女儿几乎哭了。原来因为人数不够,16号早上的国王峡谷之行取消了,改为下午从艾尔斯巨岩出发直接到艾利斯泉市。

就这样,我们与国王峡谷擦肩而过!再次感叹: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我们多么羡慕他啊!在这里可以看到因风化而成拱形的迷失之城;可以观赏羊齿类植物和椰树等植物群生的埃登花园;可以在溪谷里与大自然亲密接触;可以趴在悬崖边上感悟生命和自然......

不再是轻描淡写,不再是若无其事了。我和女儿约定,10年之内,我或者她,或者我们一起,住帐篷,吃原住民大餐,再次去登乌鲁鲁巨石;一定要身临其境,心临其境这绝美壮观的“国王峡谷”。重拾我们曾经“失去”的;重温我们旅行中的点点滴滴!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17号登上“汗”号火车前,收到朋友从广州发来的中国移动短信:儿子昨夜宿舍失窃,电脑和手机丢失。他会尽早开通号码,以便与你们联系......

当然,我们如期在阿德莱德唐人街见到了这个身着窄裤头发长长的酷酷的帅帅的男孩。很想对这个善良懂事的男孩子说:有失必有得。这次的失窃事件就当作某件好事来临前的征兆吧!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汗”号火车上,女儿一个心爱的红色发圈丢失了。

我们去餐车吃早餐时,跟在女儿身后的我,赫然看到餐桌靠近过道处,安然躺着的那只发圈。

发圈肯定是藏身于女儿的外套某处,随着走动掉了下来。奇怪的是我们要穿过几节车厢才能到达餐车,为什么它最终就落在了餐车那么个显眼处呢?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女儿脖子上这条普普通通的马海毛双面围巾已经跟了我们很多年。它柔软温顺,在哪个季节围着它,都舒适体贴。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可是,就是这条温柔的围巾,轻饶着我的脖颈陪伴我们逛阿德莱德著名的朗德尔购物区时,却悄然不见了。
也许是我们观赏四季购物女郎的宣传动漫画太入神?也许是阿德莱德的气候太温暖?在宾馆的房间里,我们细细回想她可能失落的地方。
第二天,百忙之中赶到朗德尔购物区的某家印度布艺店,果然,围巾她静静地被我遗忘在试衣间里,等待着我们重温它温暖的亮色;等待着继续和我们一起走过春夏秋冬。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4月20号早上6点多,我们在阿德莱德公园地火车站托运好行李后,就在候车大厅的礼品店,咖啡店“东游西逛”。我们顺着“横跨大陆”号火车车厢一节节探过去,算一算自己的座位在哪里?车厢是否和“汗”号火车一样宽敞舒适?八卦着那位乘务员长得像林峰并比林峰更帅......
 
九天之旅之:The Lost Camel Hotel;The Lost Something - 墨深株子 - 墨深株子
这位淘气的“遗失”之神似乎是跟定我们了!神不知鬼不觉的,一直拿在手里的火车票不见了!
相视一笑,我们淡定地找了一圈后,来到问讯处。“Are you Ms Tan?”温文尔雅的工作人员倒是先开了口,递过来车票和一双手套。
我感激地谢着他,也感恩这块放心踏实的国土。
戴上围巾和手套,拿上车票,带着我们的收获和失落,登上“横跨大陆”号,驶向墨尔本的深秋......
至于那位神秘的旅行“嘉宾”,一定隐身在站台上,秘而不宣,笑而不语地目送我们吧......
 
                                                                                                                                    于墨尔本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